快捷搜索:  as

贵州大学潘学军教授团队选育良种、研发技术、示范推广

贵州大学潘学军教授团队选育良种、研发技术、示范推广

潘学军(左二)在田间传授农户核桃高接后的管理。

  宋 斌摄

贵州大学潘学军教授团队选育良种、研发技术、示范推广

潘学军示范讲授核桃病害刮除与防治。

  胡景铭摄

  贵州省赫章县地处乌蒙山区深处,境内山高坡陡,沟壑纵横,曾是远近闻名的贫困县。贵州俗语“纳威赫,去不得”里的“赫”,指的就是这儿。

  赫章虽穷,但核桃树资源丰富。可惜的是,一直以来这个优势并没有被充分发掘。直到2006年,“核桃专家”潘学军的到来,才让当地人意识到:生长在自家房前屋后的核桃树,其实是棵“摇钱树”。在潘学军团队的带领指导下,大伙儿开始把劲儿往核桃种植上使。

  “赫章核桃”自此焕发生机——13年间,种植面积从14万亩增加到163万亩,年产值大幅提高,种植户年人均增收5000元。如今,赫章县已是闻名遐迩的核桃之乡,核桃产量高、质量优,成为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的重要支柱产业。潘学军也因此被老乡们亲切地称为“潘核桃”。

  核桃产业要发展,必须先解决主导品种质量的问题

  “潘核桃”原本与核桃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来赫章之前,他一直跟葡萄打交道。

  2006年,贵州大学与赫章县建立了全面的合作关系,潘学军以科技特派员的身份到县里参与扶贫。在调研中,他发现,赫章海拔高,光照长、温差大,特别适宜核桃生长,发展核桃应该大有可为。“只要核桃产业做好了,就有望使老乡们摆脱贫困。”

  尽管研究了多年的葡萄,但一想到能帮助当地老百姓脱贫致富,潘学军毫不犹豫地“转攻”核桃。通过走村串户探访,潘学军了解到,赫章县核桃种植历史悠久,大部分人也靠种植核桃吃饭,但没有主导品种,而且传统种树的方式是“靠天吃饭”,任其自然生长,从不打理,多是锤不动的“铁核桃”。

  “好种出好苗。”潘学军认为,和所有果树类一样,核桃产业要发展,必须先解决品种质量的问题。“如果仍旧是这些‘铁核桃’,就别指望能形成产业化发展,更别谈带动百姓脱贫致富了。”

  于是,潘学军决定先从最基础的选种开始。选种的难度出乎他的意料。一些好树种往往生长在很偏僻的地方,到那里最少得走三四个小时的山路。一次,老乡们提到,有一个村子里有棵核桃树品种特别好。听到消息后,潘学军一大早就驱车从县城往村子里赶。

  “用5个小时开到镇上,接着往村里开又花费了2个小时。到村口后,越野车进不去了,我们只能改坐老乡的摩托车。下了摩托车,以为应该到了,老乡说还得翻过一座山。”潘学军说,直到下午6点,他们才终于看到了那棵核桃树。“像这样能找到都算是幸运的,有时奔波半天,连个树影都没有。”

  为了选育出优良的核桃品种,潘学军的脚步并未只停留在赫章。两年多的时间里他走了贵州的88个县市,最终硬是从100多万株核桃树中选育出了4个核桃优质新品种,并命名为“黔核”系列。

  好品种是有了,但还缺好技术。“传统核桃种植挂果期长达10年,收效太慢。”潘学军说。

  怎么办?潘学军想到了“嫁接”。“通过嫁接,能够保障核桃树在开花结果时营养更充足、更均衡,既能增产增质,又能缩短挂果期。”

  针对赫章县本地核桃树品种的嫁接改良,潘学军又带领团队下功夫研究相关技术。“现在,我们的嫁接苗4年就可以开始挂果,8年就可以达到亩产300斤。”潘学军说起来颇为自豪。

  让老百姓接受的最好办法,就是做出成效给他们看

  品种和技术都有了,接下来的重头戏就是进村入户推广。

  潘学军发现,在赫章发展核桃,最难的不是育种,也不是嫁接,而是转变老百姓的观念。之前,老百姓种下核桃树后就再也不管,靠天吃饭,虽然收益少,但不花力气。现在,要他们给核桃树嫁接、施肥、疏花疏果,老百姓一时接受不了。

  “要让老百姓接受科学种树的最好办法,就是做出成效给他们看。”潘学军说。

  财神镇的农户李富贵比较愿意尝试新事物,他决定让潘学军在自家地里试一试。潘学军在李富贵家的种植园做了嫁接对比,一块地嫁接的是“黔核”系列品种,另一块地嫁接了外地品种“香玲”。实验初期,看到“香玲”结果快,李富贵有些绷不住了,对潘学军说:“你们搞的这些‘本地军’不如‘外来兵’啊!”结果过了三年后,“剧情”开始反转。“香玲”大部分叶子开始耷拉枯萎,而“黔核”却依然郁郁葱葱。实践面前,李富贵心服口服。

  在罗州镇高山村,村民江应文的400多株核桃树上,密密麻麻挂满了小核桃。潘学军看到后对他说:“果结得太多了,影响产量,必须疏果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